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国家档案
国家档案

辩证施治 “巢湖保卫战”的堵与疏

时间:2020-08-04来源:人民网作者:点击:
 
抢筑堤坝。苗子健摄
抢筑堤坝。苗子健摄
来源:人民网-安徽频道  2020年08月04日06:40
 

今年巢湖的洪灾,史无前例。

92.3万人次参加“巢湖保卫战”,更是史无前例。

在这场保卫战中,合肥当机立断,辩证施治,堵疏结合,奋力抗击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灾。

历经半月有余的日夜奋战,“巢湖保卫战”终于拨云见日,迎来曙光!

水有多大?历史罕见

“今年巢湖洪水历史罕见,7月22日出现的13.43米最高水位更是百年不遇,主要由三大原因叠加造成。”朱青是安徽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总院副院长、巢湖研究院院长,作为经验丰富的老水利专家,他分析说,今年,梅雨滞留时间异常,降水面广量大,发生了流域性大洪水。

6月10日入梅以来,合肥梅雨期是常年梅雨期的两倍以上;同时,降雨覆盖范围广,雨区移动与河流走向高度重叠,东西南北中全流域都出现暴雨;此外,累积雨量大。超常年梅雨量的243%(为常年的3.43倍),突破有气象记录以来历史极值。

与此同时,长江洪水与巢湖洪水遭遇,泄洪通道先后中断,形成了“关门淹”的被动局面。特别是牛屯河分洪道也无法下泄,这在以往历次大水中较为罕见,造成超额洪水囤积在巢湖与河道。

入梅以来,巢湖内部河湖洪水并涨,蓄洪空间不足,防洪抢险调度压力巨大。朱青解释说,凤凰颈泵站与东大圩蓄洪区只能勉强应付西河洪水,难以为巢湖洪水减负。环巢湖圩口内人口众多、交通干线密布、影响面广,分洪时机受到降水不确定性研判、泄洪通道窗口期捕捉、环湖堤防风险评估等影响,安排极为困难。

内涨和外压的双重挑战将巢湖防汛难度推高,“一方面,巢湖上游有30多条大小河流从南、西、北三面汇入,导致巢湖本体的水位不断上涨,支流也全线超保证水位;另一方面,巢湖入江通道只有裕溪河这一个主要出口,长江水位居高不下,湖水外排不畅。” 安徽省巢湖管理局水利处处长马道云说。

据水利部门统计,巢湖流域95%的洪水要通过裕溪闸外排入江,而以目前的汛情测算,巢湖水位从超保证水位降至10.5米的警戒水位,需要继续排出40多亿立方米的洪水。

40亿立方米的洪水是什么概念?官方资料显示,巢湖容积20.7亿立方米,这就相当于再排两个“巢湖水”,才能保证巢湖安澜。

其实在入汛前,合肥已累计外排巢湖及内河底水近15亿立方米,相当于1个巢湖的水量,腾出了库容。但仍远远不能满足需求。

巢湖的形势,千钧一发。

关键时刻 “断臂”抉择

在防汛中,河流超警戒水位令人警醒,超保证水位则真正的进入危险考验。保证水位犹如“水淹到了人的脖子”,如果不及时排出,后果不堪设想。

历史,抛出了极限大考,合肥,争分夺秒,必须做好这份答卷!

7月19日下午,合肥市防指下达命令,果断启动肥东十八联圩蓄洪。总面积3.76万亩的十八联圩蓄洪1.3—1.6亿立方米,将有效缓解城市防洪压力。

紧接着,至7月27日,短短一周左右的时间,合肥又果断启用和漫破万亩以上圩口达九个,滨湖联圩、沿河联圩、蒋口河联圩、裴岗联圩等开堤分洪,瞬间,巢湖水冲进圩区,良田变泽国。

据统计,合肥万亩以上大圩和已破的万亩以下大圩可蓄洪18.42亿立方。

“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合肥主动启动万亩大圩,再蓄了一个巢湖的蓄水量,这个容量大概相当于6个蒙洼、127个西湖,合肥圩区人民付出了巨大的牺牲。”合肥市应急管理局局长汪涛介绍。

主动启用万亩大圩,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。

在老“水务人”——合肥市水务局副局长严建成看来,“想都不敢想”。当了35年水务人,严建成经历过巢湖流域的几次大洪水,1991年和2016年的洪灾都让他印象深刻,可和今年这场百年一遇的洪灾相比,巢湖流域经受的冲击和代价,严建成至今仍感觉“痛心并难以想象。”

人民至上,生命至上!合肥启动万亩大圩蓄洪,实乃“断臂之举”,大汛当前,防汛抗洪抢险工作把“保主保重”放在更加突出位置,合肥力保巢湖大堤、重点城镇、水库、交通重点干线等安全,最核心要求是保人民生命安全。

严建成告诉记者,目前合肥连续启用的万亩大圩,均位于巢湖沿岸,对于分流巢湖高水位至关重要,除了直接开圩放水,7月27日启用的庐江裴岗联圩更是通过兆河闸向西河分洪。

一次次研判,一次次决断,多少权衡和不舍。合肥,在非常时刻,用非常之举,做出艰难的选择。

“为了力保巢湖的安全,疏解巢湖水位压力,我们主动启用加自然漫破了许多圩口,并对圩区的人员进行安全撤离和妥善安置。”汪涛介绍,截至8月2日,合肥洪涝灾害共造成全市83.2万人受灾,紧急转移安置236360人;累计集中安置36289人。

筑“红色堤坝” 保巢湖安澜

作为全国五大淡水湖之一,巢湖对于合肥、安徽乃至全国都有着重要的意义。“守住了巢湖就是守住了我国东部重要交通大动脉、华东输电走廊、煤炭运输专线、国省干道,以及省会城市合肥、巢湖市和流域内中心镇的数百万人口。” 安徽省巢湖管理局副局长蒋大彬说。

巢湖保卫战,誓死捍卫。

启用巢湖周边众多圩口主动分洪,缓解巢湖高水位的压力。疏,为了降低水位,减轻压力;堵,则为了固堤死守,确保流域安全。

巢湖岸线176公里,重点防范岸线80多公里。巢湖大堤是合肥市和沿巢湖地区的最大安全屏障,必须坚决保住。

深夜,南淝河大堤上点点灯光格外显眼,一面党旗、一个防汛棚、一盏灯,撑起了大堤下的平安。

在防汛抗洪一线,合肥各方力量汇聚成“铜墙铁壁”,誓死捍卫大堤。

最可爱的解放军战士来了,“橄榄绿”成为堤坝上最安心的保障。

党员、志愿者来了,一抹抹“志愿红”筑起永不坍塌的“红色堤坝”。

还有无数的老百姓,自发来到堤坝,送水送饭,扛包提沙,舍小家,顾大家,默默守卫巢湖安澜。

截至8月2日,合肥市参加防洪排涝抢险人员累计达92.3万人次,其中上堤巡查防守干群44.7万人次、公安民警辅警6.5万人次、消防指战员4809人次。

除了巢湖大堤,合肥举全市之力力保卫牛角大圩、大联圩、赵竹联圩和巢湖中垾联圩等。这些万亩大圩紧邻主城区和交通要道,工业发达,人口密集,圩区有经济重镇等,事关人民群众的安全。

如中垾联圩,面积为5万多亩,体量并不大,但对于整个东部地区却很重要:在其境内有近3万亩耕地、2.5万人口;京福高铁3.5公里在圩内穿境而过,一同穿过的还有淮南铁路复线、合马路5公里,四道华东电网5公里;此外,这里还分布着工业企业74家,其中规模以上企业23家……

上拦、下泄、边分、固堤,合肥四大举措齐上阵,确保了人民生命安全;确保了城市和重点城镇安全;确保了巢湖大堤和重要圩区安全;确保了重要基础设施安全,目前京福、商合杭等高铁、高速及重要国省干线公路等保持通行。

截至8月3日15时,巢湖忠庙站水位降至12.8米,已回落1991年历史最高水位。

从突破历史极值中来,到回到历史中去,高位缓退的巢湖水位,成为这个夏天,沿巢湖流域千万人民最揪心的关切。

记者从合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了解,目前巢湖水位仍处高位,形势仍然严峻,不论从思想、行动还是措施上,都绝不能松懈,“巢湖保卫战”将一战到底! (杨赛君)



上一篇:图解 | 拉近大湾区与海南自贸港的新纽带
下一篇:返回列表
( 编辑:gluser)